高压电线下出現不法碎石场 合肥市桃花镇柏堰小区称前不久将开展整治

告知记者,在桃花镇庆丰路与香蒲路交叉口西北侧,有一大片场所尽管在高压线正下方,却出現了一个碎石场,“这一厂靠碾碎建筑垃圾挣钱,每日拉着建筑垃圾的货车24 钟头连续地赶到这儿,而且在沒有环境保护措施的状况下卸载掉,促使周边地区常常笼罩着在尘‘雾’中。”5 月30 日刚开始,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手机客户端记者对于此事开展了调研。

碎石场內部状况。

高压线下,运料车持续装卸货物

5月30日,记者赶到桃花镇庆丰路与香蒲路交叉口,但见庆丰路西北侧是一片宽敞的绿化,并沒有显著的加工厂警示标志。李临指向庆丰路西北侧说,要是向前走七八百米,就能发觉“密秘”。记者顺着庆丰路的东面向南走,一段距离后,就发觉一段高压线出現在绿化空中。而附近,一股股浮尘已经高压线间弥漫着。

记者大概离开了八百米,发觉庆丰道上出現了一个雾蒙蒙的道闸,一辆拉着建筑垃圾的运料车已经往里拐。道闸边有二块显眼的“严禁”标志。一块是桃花镇北京长安集拆迁总指挥部竖起的,上边写着“动迁地区,严禁乱倒垃圾”。另一块是电力企业竖起的,上边写着“严禁堆积易悬浮物”,另外,电力企业非常警告:“高压线周边悬浮物要结构加固,悬浮物造成路线断电和人身安全死伤,导致损害追责高额赔付和有关义务。”

记者见到,就在二块标志旁边,几台入场的运料车已经将车里的建筑垃圾拆下来,参杂在建筑垃圾间的包装袋等物便飞起來。这时候,几台叉车回来,把卸载掉的“货品”转送至周边一片早已堆得很高的建筑垃圾“小山坡”上。在叉车和运料车工作时,一阵阵浓浓尘“雾”四射而起。

“你看看,严禁就在建筑垃圾场的通道,但这些人如同看不到一样。”李临说,运料车赶到这儿,不仅是乱倒建筑垃圾那么简易。在这里片高压线正下方的室外场所,也有解决建筑垃圾的有关机器设备。

当场竖起的标志牌。

暮色之中,碎石机持续轰隆

前不久的一个深更半夜,记者再度赶到这片高压线下的场所,但见运输建筑垃圾的车一辆接一辆,顺着庆丰路排列成了很长的队伍。在夜晚里,除开运料车与叉车的轰隆声外,夜空还响着一种吱吱声的机械设备响声。

记者假装运料车驾驶员进到场所内,发觉里边的室内空间挺大,绝大多数的场所已被建筑垃圾占有,垃圾池得跟小山坡一样。而在“建筑垃圾山”的北端,矗立着几座工棚,工棚一侧,一台简单的碎石机已经运行着,混凝土碎渣等建筑垃圾运输到碎石机上,迅速就会有一堆料石出現。碎石机就矗立在室外场所里,周边沒有一切的防污设备。

在现场,记者蹲点了2个多钟头,发觉建筑垃圾的运料车一直连续不断地来“配送”。而沒有设定防污设备的碎石机,一直都处于尘“雾”的笼罩着中。等记者离去当场时发觉,自身浑身上下已被一层烟尘遮盖。

记者拍攝到的运料车。

沒有有效证件,碎石场为什么敢开?

高压线下,这一建筑垃圾的碎石场为什么会不管不顾安全性地工作?记者又一次赶到了当场。

昨天下午,记者在入口见到,几台运料车早已在碎石场乱倒完后建筑垃圾,碎石场看管人一如既往地在保持着纪律。记者向前了解碎石场责任人所属,看管人警惕起來,吞吞吐吐地说:“老总没有。”

记者又了解碎石场有木有根据环境评价?有木有靠谱的运营资质证书?看管人认可,这种她们都拿不出来。为何这一厂会建在高压线下边?看管人说,她们也了解风险,但是,便是这类风险的场所,老总能拿出来也不易。记者提前准备再问的情况下,看管人不愿意再张口,选择离开了。

“这种建筑垃圾便是废弃物,施工工地恨不得赶快让这种建筑垃圾消退。大家这种驾驶员拉一车建筑垃圾到这一厂,要掏钱给他,才可以倒。”一名运料驾驶员说。

正当性记者和运料车驾驶员会话的情况下,一些运料车本来早已拐到了碎石场,可这种车忽然增加大马力,又拐了出来。

一位从业这一制造行业的杰出人员说,运料车驾驶员抵达该地址装卸货物,一车建筑垃圾要给这一厂几百块的乱倒费。“按市价算,一车建筑垃圾要收100至300元不一。”当我厂接受了建筑垃圾后,又用碎石机把这种建筑垃圾碾碎,生产制造出去的细沙又能赚钱。

小区干预,前不久将开展整治

“高压线下,这一碎石场真是便是烟尘‘制造机’,它不仅生产制造烟尘,并且不停息地生产制造噪声,有时运输建筑垃圾的运料车多了,还把路都堵了。”周边的一位住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