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松连续发生5起盗窃丧葬礼品案件,7次入宫的盗贼在湖北落网。

“只要是哪个办丧事了,亲朋好友毫无疑问会来送礼物,送的基础全是现钱,因此 我也挑选那样的别人执行偷盗。”12月9日,流窜到宿松作案的52岁的湖北省小伙文某胜被捕。新闻记者从公安厅获知,2020年10月至12月,宿松连续产生5起偷盗殡葬结婚礼金案件,伴随着案件取得成功侦破,不仅解开了该类案件神密面具,也是揭秘了犯罪嫌疑人作案身后的洞天。

结婚礼金失窃

振昌村是宿松县佐坝乡一个偏僻的自然村,与湖北黄梅县交界处。2020年10月28日零晨产生的一起案件,让沉浸在失父哀痛当中的该地住户洪某,又深陷到极大的怨恨当中。

10月27日夜里,交完爸爸丧礼的洪某和老婆,带著一身疲倦,进入了梦境,或许是睡得太重,深夜产生的一切,两个人浑然不觉。隔日早上六点半,两个人醒来后,诧异地发觉摆在衣橱内的十几件衣服裤子坠落在地。两个人赶忙找储放在衣服裤子下边的42000元现钱,却发觉统统不见了。难道说是家中来贼了?随后,两个人去闺女屋子查询到底,发觉闺女储放在木柜里的一块腕表、一枚金镯子和一部手机也都不见了,洪某马上拨打了110。

监管拍到骑摩托车的文某 胜。

“这42000元现钱,全是申请办理爸爸丧礼期内亲戚朋友送的结婚礼金,本想过几天拿这种结婚礼金去还贷款和赊账的酒烟款,想不到……”应对民警的了解,洪某的心态十分消沉。经勘察当场,民警判断犯罪嫌疑人是根据攀登一楼窗子进到房间内作案的,但当场未获得别的有使用价值案件线索。

如出一辙,11月22日零晨,某县开发区转型发展小区又产生一起重特大入室抢劫,受害者林某的家庭经济情况和案发状况,都跟洪某家十分相似。嫌疑人也是趁林某美食完妈妈丧礼后的第二天零晨作案,将林某储放在卧室柜子内的 6 万余元结婚礼金和一条使用价值13000元的金链子盗取。林某追忆,他是在11月22日凌晨三点上下发觉家中失窃的。

该类案件的再次出现,让专案民警感受到史无前例的工作压力。

并案侦察

刑侦队民警在对吴某个的现场勘察全过程中,也未获得有侦破使用价值的案件线索。因此,民警调节侦察构思,扩张勘察、排查范畴。

根据读取进到林某所属村子的沿岸监管,民警发觉案发后段,有一辆翠绿色、无车牌跨骑摩托车数次进出村子,尤其是最终进到和离去村子的時间与吴某个失窃的時间十分符合。

专案民警也读取了进到洪某住所的沿岸监管。经很多工作中,专案民警取得成功在间距洪某住所三公里远的一个视频监控系统点找到回答,该摩托在洪某家被盗案发前后左右也曾一度进出洪某所属的村子,安全驾驶摩托的人也跟出入林某所属村子时一样,头顶自始至终戴着同一种样式的帽子,脸部都被密封性的盔罩遮盖着,没法认清其脸部特点。

文某胜指认作案当场。

从而,专案民警评定骑该摩托的人有重特大作案行为,遂将吴某个案件与洪某家案件并案侦察。在进行并案侦察中,专案民警发觉这人在洪某家作案后,往湖北黄梅县方位逃出;而在吴某个作案后却往与宿松交界处的太湖县方位逃出。

专案民警读取了该嫌疑人在宿松县地区主题活动时的全部监控视频,但因其脸部均被密封性的帽子遮盖着而无法识别其真实身份。嫌疑人的诸多招数,让专案民警意识到遇到了一个反侦查观念强的奸诈敌人。

就在专案民警找寻侦破突破点时,在某县佐坝乡、亭子镇再次出现3起入户盗窃案件,该3起案件的案发情况与吴某个、洪某家也都十分相似。接着,专案民警又将该3起案件并案侦察。根据对该案件线索的深入分析深查,评定该摩托车驾驶人为因素湖北松滋市文某胜。

跨省追捕

专案民警根据对文某胜真实身份的审查,掌握到2020年52岁的文某胜,自1999年至今,依次7次因涉嫌诈骗罪被多地人民法院判处,2020年5月从牢房出狱。为尽早将文某胜抓获归案,专案民警数次赶往松滋市布署对文某胜的追捕工作中,因其一拖再拖未回家了而无果。专案民警根据很多工作中,发觉文某胜外逃至湖北武穴市。12月7日,专案民警开车赶往武穴市。在本地警察帮助下,读取市区全部主干路的监控视频。根据逐一筛选、鉴别,文某胜所骑的翠绿色、无车牌跨骑摩托车再度进到专案民警的侦察视野。民警根据倒查该摩托的活动轨迹,取得成功发觉文某胜潜藏在武穴市旧城区一带,但其实际着力点难以获知。

功夫不负有心人。12月9日早上,民警历经持续三十多个钟头的艰难操控,忽然发觉从旧城区的一条街巷里,蹿出一辆翠绿色、无车牌跨骑摩托车,骑自行车的人头顶戴着一顶密封性的帽子。民警一眼认出来,另一方便是她们挖空心思历尽艰辛要找的行为目标。民警马上开车夹击上来,将另一方连人带车围攻在一个街口。另一方提前准备弃车逃走,民警舍身扑向另一方,将其按倒在地。

“为何挑选出葬的别人偷盗?”民警审讯。 “由于如今一般人家中都非常少放现钱,钱基础全是存到储蓄卡和手机里面,难以偷到;只要是哪个办丧事了,亲朋好友毫无疑问会来送礼物,送的基础全是现钱,因此 我也挑选那样的别人执行偷盗。”应对审问,无法自圆其说的文某胜,只能属实交待了自身的作案主观因素。

跟随作案

文某胜交待,2020年10月中下旬,刚出狱没多久的他,为了更好地还款休闲娱乐欠了的负债,萌发了对于办丧事家中执行偷盗的想法。10月27日零晨2点,他将家中的翠绿色跨骑摩托车卸除车牌号,骑着它从松滋市考虑,随后沿105国道,于零晨5点窜至宿松县石莲洞湿地公园周边,恰遇一支出葬的运输队从宾仪馆方位慢慢迎面而来。

“现在机会来了!”文某胜心里一阵欣喜。他赶忙渗入出葬的运输队,跟随赶到本地一户住户家中。该住房为三间两层楼房。根据认真观察,他发觉该住房一楼后边有一个窗子沒有安裝防护窗。他默默地记录下来该房屋特点,及其沿路实时路况。隔日零晨1点上下,他依据大白天把握的标识,成功寻找该住户住房,随后掀开一楼后边的窗户玻璃,翻窗入屋,从二楼一个屋子的衣橱内,盗得现钱42000元。接着,窜进另一个屋子,盗得腕表一只、金镯子一枚和手机上一部。成功后,他当晚骑自行车逃到黄梅县。

凭着该作案招数,文某胜于11月22日零晨采用扒窗方式,对宿松县开发区转型发展小区住户吴某个执行了入户盗窃,以后又窜至佐坝乡渔雁村和某县亭子镇,采用拉门、科学上网、搭梯等方式,执行了3起入户盗窃。5起案件,涉案人员使用价值总计25余万元。等候文某胜的,将是法律法规的惩处。(照片由警察出示)